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女人只要够漂亮,哪怕是杀人犯都有人花几百万娶她

[复制链接]

134

主题

134

帖子

30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30
发表于 2020-12-28 18:19:2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大家好,我是陈拙。
昨天答应你们,要带来【八卦警探】的第一篇:美女杀人犯嫁给三个男人的故事。
这个故事房土地最早告诉我的时候,就是上面这句简介。我听完整个人都懵了,心想,这是狗血版的都市传说吗,连环色诱杀人事件?
但当他给我讲了完整的故事后,我觉得我又一次误会他了。
这个故事的主角不仅漂亮,智商高,还挺有钱,是个女企业家。可是,即便她不杀人,我也一点不羡慕她的生活。


李润华三十三岁的时候,已经结了三次婚。这对一个1974年出生在山东农村的女性来说并不多见。
她天生一副姣好面容,皮肤白皙,眉清目秀。从小追她的人数不胜数,但大多数她都看不上。
第三次结婚前,她独自在服装厂打工,男工们整天都跟在她屁股后面。
最后让她动心的是一个身价千万的老板。那是八月的一天,老板穿着布鞋,开着宝马,把她带到了一个水库旁的草丛里,向她求婚。
李润华问了他一个问题,这个问题她也曾问过此前的丈夫:"如果我是杀人逃犯,你还愿意娶我吗?"


李润华自从来到服装厂上班,每天只知道干活,早上六点出工,她在工位上一坐,除了吃饭上厕所,直到晚上十一点才走。在宿舍她倒头就睡。
但因为长相太出众,她很难不被人注意。除了追求她、骚扰她的男工们,女工看到她天天被男人围着,也都孤立她,离她远远的。
2007年6月的一个下午,她正在清点货物,一个满脸通红的男人提着酒瓶子,闯进了工厂,点名要找她。
男人四十岁左右,衣服脏兮兮的,瞪红了眼睛,看起来可怕极了。他见到李润华后,二话不说,扯上胳膊就往外拉。
有工人劝阻,他拿酒瓶子冲人喊:"这是我媳妇,都他妈别管闲事,不然老子一酒瓶子撂倒他!"
面对发疯的他,没人再敢劝阻,都纷纷让路。
李润华哀求着,但恼怒的男人骂骂咧咧,还扇了李润华一个耳光。
李润华只好反抗,用手抓男人的脸。被激怒的男人抓着她上衣,用力撕扯,将上衣和内衣撕掉,并顺势用力一推将她撂倒在地上。
李润华赤裸着上身趴在地上,男人一口气不出,又朝她肩膀上踹了两脚。恼羞的李润华紧贴在地面上。工人都在围观,却没人敢上前制止。
"妈的,老子让你知道啥叫丢人。"男人解裤腰带,要朝她撒尿。


就在这时,突然一个人影跑到男人身后,没等他反应过来,一记重拳打在他脸上。男人一个踉跄趴倒在地,嘴角挂血。
李润华抬头一看,打人的是搞运输的老板董立信。
男人趴在地上,摸起酒瓶,朝董立信砸来。董立信没招架住,头被砸成了开花的西瓜。愤怒的董立信双手掐住男人脖子,将他摁倒,拳头像雨点一样砸过去。
浑身是血的男人失去反抗能力,像死狗一样趴在地上。
然后,董立信脱掉外套,给赤裸上身的李润华披上,将她从地上扶起来。
董立信用脚猛踢趴在地上喘粗气的男人,男人疼得嗷嗷叫,却抬不起头。董立信冲着他喊:"你给我听清了,李润华是我的女人,你再敢动她一指头,小心我废了你!"
董立信挺腰抬头,扶着李润华缓慢穿过人群,扶进自己的宝马车内,将衣服递给她,轻轻关上车门,自己在外面抽烟等待。
事后,男人被带到医院救治,董立信被警察带走调查。
董立信将男人打了个半死,李润华担心他会蹲监狱,深感愧疚自责。但董立信赔了一些钱后,警察以民事纠纷赔偿调解结案,并没有追究董立信法律责任。
董立信出来的时候,李润华称想让他带自己去个僻静的地方兜风。董立信瞬间来了精神,他开着宝马车载着李润华一路狂奔,穿街过巷来到城郊水库。
水库是蓄洪用的,除了汛期平时很少有人来,水库周边长满接近半人高的野草。董立信将宝马车停在野草丛中,像消失在海底。
"你真的喜欢我吗?"李润华双眼目视董立信。
"确定喜欢。"董立信使劲点头。
"你后悔的话还来得及。"
"不会的,我董立信绝不做后悔的事。"
"如果我告诉你,我是个杀人逃犯,你还愿意娶我吗?"
董立信听完,就沉默了。


董立信四十二岁,矮胖浑实的身材,黢黑的脸庞,半秃的发型,整天穿一双黑色粗布鞋,一副农家壮汉模样。
他初中辍学,从开拖拉机跑运输起步,十多年光景拥有了两家大型物流公司,手下员工超千人,资产过千万,是当地有名的企业家。
有一次在服装厂运货时,董立信办完接货手续发动车辆准备离开,却被一个女工拦下来。
原来是因为装车工人失误导致少装了六百件服装。董立信安排司机当面清点,果然少了。
女工将少的服装补上并诚恳向董立信赔礼道歉。董立信不但没有责怪,反而表示谢意,如果不是她工作认真负责,董立信可能要遭受巨额经济损失。
他仔细一看女工,生得十分美丽,更让他另眼相看。这就是李润华。出于好感,董立信以日后方便谈工作的名义要了联系方式,从此两人交流多起来。
在交流中董立信了解到,李润华除了工作认真还颇具经商头脑,有意出高薪挖她到自己公司工作。李润华都以服装老板有恩于她的理由婉拒了。
两人从工作聊到生活,李润华知道董立信是两个孩子的父亲,家里有个性格不合的老婆,过着煎熬的夫妻生活。
董立信想过从这个家里抽离,但他始终狠不下心,毕竟在最困难的时候,老婆给了他一个家,圆了他儿女双全的梦。
但李润华像一颗火种掉进了董立信这片干柴,瞬间引发一场火灾。
此后,董立信经常以谈工作的名义约李润华吃饭,出于礼貌李润华没有拒绝。他们总是到高档酒店,点最贵的菜品,一上就是十多道。
李润华早就看出董立信对自己的意思。董立信为人谦逊客气,说话办事低调内敛,会疼人照顾人,是个踏实过日子的好男人。
但李润华不能插足他的家庭,做破坏他人家庭的第三者。董立信再约她出来吃饭时,她以忙工作的理由婉拒了。
董立信又以朋友的名义,给李润华送上昂贵的金项链玉镯子等首饰,也都被她拒绝。
一年前深冬的夜晚,董立信终于约到了李润华吃饭,饭桌上他表白,称希望她做女友。李润华质问他,你的媳妇和孩子怎么办?
董立信无言以对。
李润华扭头捂着嘴快步离开,等消失在董立信视线外,找个角落放声大哭。
董立信没有再找过李润华,也没有出现在服装厂。李润华的生活再次恢复平静。但她却高兴不起来,笼罩着淡淡的失落感。她说不清这种感觉,只知道心里不好受。
就在她快要彻底忘掉董立信时,喝醉酒的前夫找到她,对她一顿打,被董立信知道后,打跑了。
她这才知道,董立信在受冷落期间,一直在暗处守望,所以当她有难时,才能第一时间赶到保她周全。
可是她不能接受自己作为第三者插足别人的家庭。
在水库旁,她告诉董立信,自己是杀人的逃犯,杀的正是破坏她家庭的第三者。


1994年,李润华刚刚二十岁。
她出生鲁西南的农村,父母都是地道的农民。在亲友帮助下,她进入城区地毯厂当了工人。
她是个勤奋的人,总能在规定时间超额完成工作任务,在同一批进厂的女工中收入是最高的。每回发工资,她都会请同事下馆子搓一顿,很多人都念李润华的好。
这样一个姑娘,勤劳能干,为人大方,还长得漂亮,自然是厂里男职工竞相追逐的对象。
但李润华拒绝了大多数人的示爱。她有自己的想法,不满足于做个普通工人,想自己将来开一家工厂做老板,因此能提供创业帮助的男人,才是她理想的择偶对象。
不过,那年七月的一个晚上发生的事,改变了她。
7月16日23点,李润华下夜班回家,途经一段没有路灯的偏僻小道时,突然闯出一名手持匕首的蒙面大汉。
大汉对她强行搜身后,又大力撕扯她的衣服行不轨之事。惊恐的李润华发出嘶吼。
突然,一个拳头砸在了大汉脸上。愤怒的大汉转身反击,却被对方一个高鞭腿踹倒在地,昏了过去。
借着朦胧的夜色观看,打翻大汉的是一个身材瘦削的男青年,白净的脸庞,梳着流行的大背头。他给李润华穿好衣服,然后要将她送回家。李润华激动得流出热泪。
一路上通过聊天,李润华得知男青年叫秦勇,现年22岁,家住在李润华隔壁村庄。秦勇从小习武练出一身腱子肉,李润华看着他健硕强壮的身体,心里生出了安全感。
秦勇是个粗犷的汉子,喜欢结交各类朋友,经常拿钱接济江湖兄弟。但他没有稳定的工作,平时靠跟人看场子当保镖赚钱糊口。穷得揭不开锅时也干点小偷小摸的勾当,被公安机关多次处理过。
此外,他还是个不折不扣的情场老手,处过十多个女友,甚至多人怀孕坠胎。
跟李润华认识后,秦勇没有隐瞒自己人生的污点,而是向李润华做了坦白。这不但没让李润华反感,相反使她更加确信,这是个坦荡的汉子,好感越发增加。
秦勇向李润华表白,只要李润华做他女友,他立刻断绝跟其他女人的交往,专心对她好。
李润华犯了难。与秦勇的交往需要承担极大的压力,这个男人不仅花心,而且偷盗成惯,名声极其不好。自从和秦勇在一起,不管是村民还是工友,都对她敬而远之。
她的父亲气得嘴角发青,大骂女儿是不争气的败家玩意。母亲更是以喝药自杀的方式强逼她跟秦勇断绝来往。
李润华开始疏远秦勇。但秦勇没有放弃,当着她的面用刀在手上刻下一个"木"字。原来,他是想把李润华的名字刻在手上。
李润华赶紧制止了他,拉住他流血的手感动不已。她是个重感情的女人,别人真心实意对她好,她就会拿命回报。
秦勇一片真心打动了单纯善良的李润华,不管别人怎么评价秦勇,李润华都坚信他是个重情重义的男子汉,能够浪子回头。
两人商量确定了"生米煮成熟饭"的办法,住在了一块。看到木已成舟,李润华父母也只能接受了这门婚事。
秦勇成了他第一任丈夫。


婚后的秦勇与狐朋狗友斩断来往,托关系进入一家灯泡厂做了临时工,夫妻两人过上甜蜜温馨的二人生活。
他们住在城郊一栋农民房里,因为没有钱,墙是泥巴糊的。但看着对自己照顾体贴入微的丈夫,李润华十分庆幸,自己做了正确选择。
一年后,李润华生下一个男婴,秦勇说服她辞掉工作,在家安心带娃。
养家的重担落在秦勇身上,李润华则整天围着孩子转,给孩子喂奶洗尿布,还要做饭打扫家务。
但这并不比上班轻松,她就跟上了发条的机器一般,从早到晚都不停歇。超负荷工作忙得李润华头昏脑胀,只要头沾枕头立马入睡,孩子一哭又立刻起床忙。
渐渐地,李润华忙得顾不上秦勇的生活。
他们之间吵架越来越多。秦勇发脾气时会打砸家具,李润华就将卧室门锁紧,将年幼的儿子紧搂在怀里,生怕秦勇吓坏孩子。
婚姻陷入疲倦期,浪子的本性再次附体。李润华在收拾秦勇衣服的时候,有一次找到了避孕套。当她质问秦勇的时候,秦勇满不在乎地说,是帮朋友买的。
自己一人辛苦带孩子,丈夫却在外拈花惹草,李润华越想越气产生了离婚的念头。但离婚不仅让自己和父母抬不起头,最苦的还是幼小的孩子。
最终李润华咬牙放弃了离婚念头。面对秦勇出轨的事,李润华选择了"睁只眼闭只眼"处理方式。她给自己设置了心理底线:只要秦勇不把女人带回家,怎么玩都可以。
秦勇根本没把心思放在赚钱养家上,没多久被工厂开除了。眼看给孩子买尿布和奶粉的钱都快没了,李润华急得团团转,只好外出打工赚钱。
她承接了编织地摊的零活,从工厂领原料后在家做工,一边做工一边照顾孩子,生活异常辛苦。
在外面玩够彻底没钱了,秦勇回到了家看孩子,由李润华做工赚钱。
为了多赚钱,颇有经济头脑的李润华从工厂批量接单,然后再雇工生产,结清工人工资,李润华每件有一块五的收入。她成了小老板,工人都是本村或邻村的大姑娘小媳妇。
扩大生产后,李润华每月足有两千多元的收入,在那个时代快成了富人。
一年后李润华买了一辆机动三轮车,学会驾驶专门负责运送成品地摊。
而秦勇由于不赚钱,花钱必须经李润华的手。他们的关系也发生了颠覆性改变,秦勇承担了洗衣做饭带孩子的家务活,一日三餐安排得妥当周到,跟李润华说话总是温声细语面带微笑。
看到秦勇转变,李润华心里乐开花,庆幸自己当初没跟他离婚。
李润华负责送货结账,秦勇在家监工。但每天守着一群女工,不安分的秦勇又起了色欲之心。
很快秦勇跟一个16岁的女工小雯勾搭上,趁其他女工吃午饭的空,他们在卧室里滚床单。
李润华把他们捉奸在床,愤怒地扇了秦勇两耳光。面对未成年的小雯,李润华没有说什么,结清工钱后将她辞退。
为防止再出现类似情况,李润华安排秦勇送货结账,自己在家负责监工。
又过了大约半年,李润华发现家里收入开始降低。以前秦勇月末都能拿回五千多元,现在只能拿回不到一千元。再三追问原因,秦勇以工厂老板资金短缺的理由搪塞。
2000年10月9日的雨夜,酒醉的秦勇从外面结账回来却没拿回一分钱,李润华追问原因,秦勇轻描淡写称结的钱都被他花掉了。
李润华愤怒地质问,总共五千元钱,你怎么花了的?
秦勇也不隐瞒,干脆说,自己和小雯一起花的,吃饭喝酒开房,剩下的钱都给小雯了。
李润华怒不可遏,冲向秦勇,将秦勇的脸挠出血。秦勇惨叫着将李润华一拳打飞,李润华眼冒金星昏倒在地。
清醒过来,李润华知道自己打不过秦勇,但又不甘心白受损失,决定找小雯问清楚。秦勇也爽快地答应了。
他们没有带雨具就冲出了房门。


雨水冲刷着路面,街上已经没有多少行人。
李润华走在前面,一脸怒气。秦勇在她身后几步,不远不近地跟着。
他们走到了小雯家的门前。李润华抬起手猛拍房门。哐记哐记的声音响了很久,但没有人来开门。
雨越下越大,她转身要走,却被身后的秦勇拦住,"我把她叫出来,让你清楚真相。"
他用力拍了拍房门,并大喊"小雯"。
这招果然凑效,不一会儿房门打开,小雯撑着伞出来了。她一见是秦勇,很亲热,上前搂住了他的胳膊。
李润华一看就火了,质问小雯,年纪轻轻不学好,勾引有老婆的男人不嫌丢人吗?
小雯满脸得意,说自己和秦勇是真心相爱,他根本不爱你这个黄脸婆,你还是别干扰我们了。
她们开始互相辱骂。秦勇则像没事人一样,站在一旁看热闹。他看到李润华用力撕扯小雯的头发,小雯也原样奉还。
眼看小雯打不过,他急了,一把抓住李润华的胳膊,将她摔倒在地。
李润华没想到自己男人会帮着外人打自己。她瞬间失去理智,掏出做工用的剪刀,疯狂朝那个小雯的胸部猛刺。


秦勇想要阻止,却被划伤了胳膊。
小雯倒在了地上,身子被大雨浇了个透。李润华拿着剪刀愣在原地,许久才想起要抢救小雯。但小雯的胸部满已经是鲜血,身体逐渐僵硬了。
"你快跑吧,我来清理现场,我承担责任。"秦勇冲她说。
李润华很感动,想不到关键时刻秦勇还是站在自己一边。
"快跑吧,孩子还小离不开娘的照顾!"秦勇催着她逃跑。
李润华小跑着回到家,简单收拾了几件换洗衣服。她轻轻抱起熟睡中的儿子,一遍遍亲吻儿子小脸,瞬间涌出热泪。
秦勇匆匆地赶到家,看到李润华还没有走,十分着急。
李润华抽泣着说,我舍不得儿子和你。
秦勇抱住她,对她动情地说,"李润华快走吧,有你有儿子,我们这个家就在,等我枪毙后,你再回来照顾儿子,这样我也可以放心的上路了。"
说完秦勇一把将她推出屋外。


第二天,李润华在路上游荡了一天一夜,没吃没喝。
她穿着的确良面料的长衣长裤,裤腿和鞋子沾满污泥,头发蓬松着像个鸡窝,满脸愁容灰头土脸,就像逃荒的乞丐。
天黑的时候,她来到一个农村院落处,敲开了其中一扇门。从里面走出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。
"大娘,行行好给俺口吃的。"
老太太听见是一个外地年轻女子的口音,仔细端详,只见她衣服单薄破旧,神色疲惫。
好心的老太太没有多问,将她迎进家门,递上两个馒头。李润华一把接过,不顾吃相低头猛啃。
老太太问她,怎么会流落到这儿。李润华低低的声音说,家乡发洪水了,爹娘和丈夫都下落不明,自己一人逃荒来到这里。
老太太很可怜她,把李润华留宿了一夜,也没有让她离开的意思。
此时的李润华,正需要一个庇护自己的安身之所。眼看老太太喜欢自己,她便盘算如果能留下就最好了。要让老太太心甘情愿留下自己,自己必须做出点事情。
此后每天天不亮,她就张罗老太太一家人的饭菜,吃完立刻收拾家务,将屋里屋外打扫的干净整洁。
老太太家是三间砖泥房子,屋底由红砖砌成,屋身是泥巴堆砌的。不大的院子堆满柴火,鸡鸭在院子和屋子里来回穿梭,一副乱糟糟的模样。
家里除了她之外,还有她的儿子王全,和一对孙子孙女。
李润华不仅手脚勤快,嘴巴也很甜,一口一个"大姨",跟老太太聊家常解闷,帮着老太太做些缝缝补补的针线活,给老太太平添了许多快乐。
但村子里突然多了个女人,村民中引发了一番议论。多数村民认为李润华来路不正,肯定是个不正经女人,更有好事的村民趴在老太太家院墙上张望。
李润华总是躲进屋里,避开村民猎奇的眼神。这时老太太就一面撵走村民一面臭骂。


李润华更是不出门了,偶尔出门买东西也是脚底生风,很少与村民打招呼聊天。每当老太太要带她串门时,她也以留在家里打扫家务的理由婉拒。
但老太太打心眼里喜欢她,心里盘算着,干脆让她给儿子填房。
老太太早年丧偶一直守寡,儿子王全出苦力赚钱养家,儿媳妇早就车祸身亡了。王全酗酒如命,喝醉了就骂街打架。没人再给他说媳妇,他一直打光棍。
李润华听到这句,脸一红。她心里还惦记着秦勇,他让自己先走,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。而且自己还有一个儿子,她夜夜思念的儿子。
见李润华面露难色,老太太追问:"你如果不愿做我儿媳,也可以做我干女儿。"李润华被这个慈祥善良的老人感动了,眼中涌出热泪。
她很明白,自己现在是个杀人逃犯,如果有人愿意收留,远比自己在外面逃亡安全得多。
最终,她决定赌一把,将自己杀人的事情告诉了老太太。
没想到,老太太听了并没有嫌弃,而是告诉她,我看中的是你的人,不是你的过去。
李润华大受感动。出于对老太太收留之恩的报答,以及自己处境的考虑,李润华答应做她儿媳妇。
老太太很高兴,她准备送给李润华一份大礼——一个洗白的合法身份。


老太太的儿媳去世时,还没有注销户口。老太太给村支书送了两千块钱的大礼,托村支书打通派出所关系,让李润华顶了儿媳妇的户口。
身份合法之后,李润华起早贪黑操持家务,缝补浆洗,尽心伺候第二任丈夫王全和婆婆的生活起居。
她对自己说,在这个家自己只管安心做个好媳妇,踏踏实实过日子就好了。
因此,她总将王全的衣服洗得干干净净,保证王全每次出门都能穿上好衣服。
但王全不领情,还总是抱怨,在工地出苦力,穿干净衣服纯属浪费。李润华告诉他,衣服是男人的脸面,男人在外要穿得体面,不能让人看不起。
王全骂她神经病。
王全是个粗枝大叶的人,在工地出苦力,干一天算一天的工钱,月末结算工资。他从不记工分,每月发工资都是包工头说了算,给多少领多少。
李润华知道后,将王全每天的出工情况记录得仔仔细细,包工头再也没法糊弄王全,王全每月多领了几百的工资。
在李润华一点点操持下,家里的日子慢慢好过了,婆婆和丈夫就想要孩子。李润华本不想生,但扛不住压力,婚后一年还是生下一个女儿。
这期间她发现,王全酗酒的毛病又犯了,下工后总是跟工友喝得天昏地暗才回家。但时间长了,李润华发现王全的坏毛病不仅仅是酗酒。
自从生完孩子李润华总是感觉下体瘙痒,当时认为是生孩子的后遗症,自己买了治疗妇科疾病的药膏涂抹,症状缓解后也没放在心上。
2002年,派出所通知家属领公安处罚文书,谜底才揭晓。
王全因为嫖娼被公安局逮个正着,在公安局内王全交代了多次嫖娼的违法事实,最终被处以行政拘留,体检查出患有尖锐湿疣,拘留所不收人让李润华过去领人。
得知王全患性病的事后,李润华赶紧跑去医院做检查。
当被告知自己也是尖锐湿疣的结果时,李润华大脑一片空白。
她立刻失去意识,拿着报告单呆在原地许久,委屈的泪水不受控制地流下来。她大哭着穿出人群跑出医院,身后引来众多病患家属围观。
躲在医院角落里李润华掩面哭泣。在她的认知中性病是一种脏病,只有作风不检点的女人才得这种病,自己从不乱搞却被丈夫传染,她感觉委屈窝囊。
心灰意冷下她跟王全的感情也走到尽头。
此后,李润华不再跟王全过夫妻生活。暴虐的王全对李润华辱骂并大打出手,夫妻两人争吵打架成了家常便饭。
一次,王全下重手将李润华胳膊打折,李润华发出杀猪般的惨叫。她终于忍无可忍,决定报警处理。
警察让王全和李润华到派出所配合调查。这时李润华开始担心起来,万一警察揪住自己的杀人犯身份不放咋办。
但没想到,当她将身份证交给民警登记信息,民警只管记录家暴过程,没有再询问李润华的身份信息。李润华焦虑的心情平静下来。
派出所内,暴怒的王全泄了气,脑袋耷拉着坐在椅子上,承认了殴打李润华的违法事实,被行政拘留。走出派出所时,李润华心中的一块巨石也落了地。
但她已经不能再过这种没有爱情又没有温度的家庭生活。在王家五年,她安稳度过了杀人后惶恐的日子,并且确信今后只要足够低调,身份问题就不会暴露。
2005年,她与第二任丈夫王全离婚,女儿归王全抚养,她则离家去城里打工谋生。


来到县城,李润华找到一家小宾馆住下,安排妥当后就去找工作。当时到处都在招工,李润华在个体服装厂找了一份缝衣工的工作,工厂管吃住每月五百元工资。
但她想低调却低调不了,刚到工厂的时候,总有人对她性骚扰。
一天午餐的时候,李润华独自坐在餐桌前吃饭,有人拍了她肩膀一下。她一回头,是一个不认识的男工。对方说,老板找你,我带你去一趟。
李润华放下碗筷,跟着走了。
老板的办公室距离餐厅有一段距离,中间是一块偏僻的空地,堆放着大大小小的包裹,里面是各种做衣服剩下的下脚料。
午休时间,周围没什么人,男工突然靠近李润华,将手伸进她裤子里,扣摸她下体。
李润华吓了一跳,使劲扒拉他的手,嘴里让他别这样。但男工根本不听。李润华气得扇了他一耳光。男工被激怒了,用力撕扯她的裤子。
李润华赶紧大声呼喊,一嗓子引来了围观的工友。那男工见人来了,骂骂咧咧走开了。
李润华忍无可忍,当即决定去报警。
走进派出所的时候,李润华心里忐忑不安。民警把李润华带到了审讯室。
审讯室是个约莫三十平米的房间,墙壁写着"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"八个醒目大字。居中放着一把铁质审讯座椅,椅子中间放着挡板,挡板上拴着露着锁齿的手铐,椅面摩擦久了掉了漆面,露出白色的铁皮。
李润华倒吸一口冷气,感觉身体浑身发冷。警察让她出示身份证,再做一个笔录。
李润华从上衣口袋摸出身份证递过去。警察拿着身份证,看看证件,看看李润华,看得她心里发毛。
突然,警察拿着身份证离开了审讯室。
李润华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。她陷入恐慌,像掉进冰窟窿,整个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。
她想,如果真实的身份被发现,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。她的心里乱成一锅粥。过了许久,才从恐慌中慢慢恢复了意识。
她去推了推办案区的门,门从外面被锁上。她感觉自己像被警察关住的犯人。
她一屁股瘫坐在地上,大脑再次陷入一片空白,感觉胸闷难以喘气。她想站起来,但扶墙试了多次,两腿软得根本撑不起来。
警察打开门回来了。他见李润华坐在地上,脸色苍白,赶紧将她扶起,问她怎么了。李润华自称不舒服。警察没再多问,将身份证返还给她,给她快速做了笔录。
事后李润华得知,警察是急着办事,匆忙中将她的身份证带走了。
走出派出所大院时,李润华感觉身上的一块大石头落了地,整个身体轻飘飘的,呼吸着自由的空气,她感觉能自由的活动就是此刻最大的幸福。
猥亵她的男工,以猥亵妇女罪被刑事拘留,工厂男工没有再敢欺负她的。
此后,李润华对工作认真负责,还帮着老板检查出货情况,避免了多次货物损失。老板给李润华加了工资并让李润华做了领班,从此没人再敢小看"当官"的李润华。
再之后,她就遇到了物流老板董立信。
董立信打跑了她的第二任丈夫王全,这种英雄救美的方式与她遇到第一任丈夫秦勇时,简直一模一样。


在水库旁,董立信听完李润华所有的往事后,一言不发。
李润华露出失望的眼神,给自己找了个台阶,说给他三天时间考虑。
突然,董立信拦住她,一把将润华搂住,当即表示哪怕坐牢也在所不惜。"在这一亩三分地上,谁敢惹你我废了他。"
李润华说,自己只有一个要求,不想成为第三者。董立信保证,自己会处理好这些事。
2007年,董立信变卖了一家物流公司,将卖的钱给了老婆,随后办理了离婚手续。
之后,李润华从服装厂辞职,做了董立信副手,协助打理公司事务。
她责任心很强,经常熬夜加班学习熟悉公司业务,不到半月时间就清楚了财务管理的相关工作,将公司业务打理的井井有条。
有了贤内助帮助,董立信干劲更大了,接连上马了新项目,赚得盆满钵满。
李润华本来长相就出众,跟了董立信后更加注重外在形象。她做了微型整容手术,开了眼角并将下巴削尖,打美容针延缓皮肤松弛,坚持健身瘦体,形体塑造的可以媲美二十岁小姑娘。
她常常穿戴一身名牌,戴着金丝眼镜坐甲壳虫轿车,标准阔太太打扮。经过一番精心装扮,从外貌根本辨别不出以前的样子。
到现在,李润华终于成了二十岁时自己设想的那样,有了自己的事业,也有了稳定的家庭。
董立信还给了她更多自信。
他生意大,朋友多,是公安局的常客。别人进公安局要出示身份证,还要打电话确认,董立信可以随意出入,每回都会有民警赔着笑脸迎来送往。
董立信甚至将追逃李润华的协查通报拍成照片,回家给她看。
在遇到董立信前,李润华总是低头弓腰快速走路,很少与人打招呼,有了董立信的保护,她走路昂头挺胸步伐稳健,碰到熟人也会停下来微笑打招呼,整个人变得从容了许多。
这种日子过得久了,李润华也不再害怕警察,交了许多警察朋友。她经常以请教法律问题的名义从警察口中打探消息,掌握警方动态。
她听到了一个说法,刑事案件的追诉期是二十年。她掐指一算,2020年距离她杀人就是二十年了,熬过了这一年也就好了。


一年又一年过去,李润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但她心里深处,还是忘不掉最早的那个家。
逃亡过程中,李润华对父母、孩子的思念从来没有间断过,甚至也想念过第一任丈夫秦勇,不知道他后来怎么样了。
她不敢想儿子哭泣的样子,想到儿子成长路上遭遇的冷漠白眼,她的心像有刀子在割,每晚要服用安眠药才能入睡。
她每天掰着手指头过日子,看着跟儿子年龄相近的小孩玩耍,眼泪经常不受控制的流下来。
跟王全过日子时,李润华接一点手工活打发时间,赚点钱贴补家用。有了一定积蓄后,她做了一件大胆的事情——回到老家找父母。
她乔装打扮买了车票。汽车在公路上飞驰,她的内心跟过山车一样,一会兴奋过一会又跌入谷底,既想快点见到亲人又怕连累他们,总之内心十分矛盾。
到了站后,她戴上鸭舌帽,换上破旧的衣服,背上箩筐打扮成收废品的模样,趁中午吃饭时间潜入父母所在的胡同。
虽然过去五年,父母所在的胡同跟润华离家前没有太大变化。她边喊着收破烂,边借着箩筐做掩护,往敞开大门的院子里偷瞥,眼中充满期待和不舍。
以前父母总是将院子归置的干净板正,如今的院子堆满杂物,墙头的枯草长的很高,一派破败之相,她的眼泪禁不住流下来。
突然她看见,堂屋里走出一个佝偻着腰拄着拐的老头,定眼观望是父亲。才不过五年时间,父亲大半个头都已经花白,原本挺直的腰杆也变弯了。她越看越难过,越看眼泪流的越多,低头转身离开。
当天晚上八点,她又趁着夜色快步走进院子。堂屋里父母正在吃饭,突然来了个穿着破烂的女人,把他们吓了一跳。
父亲起身要往外赶,李润华小声叫了爹娘,父亲仔细才辨认出是女儿。
"妮,你咋回来了?"爹焦急地询问。李润华留着眼泪抽泣,娘去外面将大门锁好,进屋又将堂屋门锁上。
三人见面都情不自禁流下热泪。等情绪平复后,三人聊了三年来发生的事,从父母那里李润华得知了真相。
2000年,她杀人出逃当晚,秦勇到丈人家交待,警察问的时候就说润华出门打工了,具体去哪里让丈人想着说。
事后警察果然上门,润华爹就说女儿去了东北打工了。这事后因伪证,犯包庇罪被判了三年有期徒刑。
至于秦勇,他则跟警察交待,李润华因琐事跟死者小雯发生矛盾,持剪刀将小雯捅死。法医鉴定也证实了秦勇的说法,李润华被列为杀人犯追逃。
两年后,秦勇到法院宣告李润华失踪,她辛苦积攒的钱财全部流入秦勇腰包。他拿这些钱在城里买了房子,迅速迎娶了在县城教学的小学老师。
等他又生了孩子后,就断绝了与润华一家的来往,润华爹娘再没见过外孙。
听到真相,李润华气得脖子青筋暴露,拿起菜刀要找秦勇报复,被爹娘抱腰拦住。担心待久了被人发现,润华给二老磕头后留下两千元钱当晚匆忙离开。
跟董立信在一起后,在董立信的安排下,李润华跟父母又见过几次面,每次都留下大把钞票离开,前后加起来有一百多万。
这些钱润华爹娘都存了起来,说是留给外孙上大学用的。
这已经是2020年了,李润华眼看自己追诉期就要到了。


2020年3月12日早上九点,一辆警车出现在物流公司大院,五名身着警服的警察走进办公室。
从车牌看,这是李润华老家来的警察。
警察正是来找她的。她吓得脸色苍白,但仍然保持外表冷静,配合地掏出伪造的身份证配合查验。
当警察将身份证插入类似POS机的仪器时,李润华知道一切都完了。两名警察向她出示了拘留证,给她戴上手铐带离开。
警察是根据最新的Y库技术,通过李润华家属的DNA关联到她的。2018年山东警方曾全省采集DNA做数据库,当时李润华没有放在心上。
后来警察对她解释,她的命案早已立案,不存在二十年追诉期的时效,是终身有效的。
董立信因为包庇,也被警察带走配合调查。
我是审问李润华的警察之一。那天她穿着风衣,脚蹬一双高跟黑色皮鞋,面容精致,完全一副女强人的模样。
她已经从被抓的惶恐中摆脱,在审问时痛快承认了杀死小雯的事实。做完笔录,她提出请求,服刑前要见儿子一面,给他一笔巨额抚养费。
我们联系了秦勇,见到了李润华的儿子,一个阳光帅气的学生,一米八左右,生得白胖体格健壮,眼睛和额头李润华都很像。
我们将李润华的想法告诉了秦勇,秦勇让儿子拿主意。三天后那孩子给我们主动打了电话,明确表示不想见李润华。
他说,自己是对润华没有印象,成长里也没有见过她的影子,他不想知道李润华的事,也不想李润华参与自己的生活,内心无法接受陌生女人做自己母亲,也不接受抚养费,总之尘归尘土归土,井水不犯河水,各自为安。
我们又将这个答复告诉了李润华。她掩面放声大哭。我们没有劝慰她,她需要泪水来稀释内心的痛楚。
不久前,李润华因故意杀人罪被判了十五年有期徒刑。算起来,她出狱就快六十岁了。
我虽然是办案的警察,但觉得自己很难评价李润华。
她足够有本事,却一直遇人不淑,三段婚姻中的两次,都迫使她逃离。直到遇到一个真心对她好的人,她才安稳了下来。
但她这种把幸福全寄托给别人的方式,太需要运气成分了。
想到这里,我眼前出现的不是一个杀人犯的形象,而是一个女人从二十岁到四十岁的颠沛流离。


在我看来,抛开杀人事件不谈,李润华的其实一直在原地打转。

她相貌不错,也是个能干的女人,却经历了三段婚姻,才过上了好日子。是她突然变得比以前更漂亮更能干了吗,我觉得未必。

主要是她最后才遇上一个对自己好的男人。

而她的前两段婚姻之所以失败,是因为那两个男人不对她好。
但她每次把力气都使在被伤害后的自我修复了,寄希望多给对方一次机会。前两次的逃离,都是在彻底无法挽回后,才被动离开。
因此本质而言,她的幸福依然在别人手中,只有别人给她机会,她才能过上好日子。

我想这就是她人生悲剧的源头。

如果她早该想清楚,依附于伴侣才能获得的那种幸福,往往来得卑微也脆弱。依靠自己,或许才是通往幸福的最稳当途径。
(文中部分人物系化名)
编辑:马修
插图:小茬子 大五花
来源:天才捕手计划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



镇江网0511X

0511.net镇江网 分享生活 温暖你我

0511.net镇江网|镇江大小事,尽在镇江网! 镇江网由镇江亿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组建。镇江网汇集了镇江本地新闻信息,视频专题、国内外新闻、民生资讯、社会新闻、镇江论坛等。镇江网是镇江地区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门户网站,是镇江人浏览本地新闻的首选网站。...

点击查看详情 
亲,赶快加入我们吧!
X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
友情链接